您現在的位置: 海安中學>> 學生園地>> 研究性學習>>正文內容

研究性學習

素質教育討論中值得注意的問題

  沒有思維的調整,沒有對國內國際教育發展背景的把握,沒有一個平和的心態,可能產生更多素質教育研究的文字,但誰能保證這些文字的增添就一定是素質教育討論有效性的直接反映?


  綜合這些年的素質教育討論,我們可將討論中出現的問題歸納為思維偏差、背景不清和心態不平。


   一、思維偏差


  就思維而言,主要有三個偏差。(1)非此即彼。在素質教育的討論中,很多同行還沒有脫離一種“對立”和“人為設置對立”的思維方式。素質教育推行的早期,素質教育與應試教育作為一對對立的概念,被推到公眾面前,教育實踐者似乎只能選擇其一。要素質教育,就不能搞應試;搞應試,就不是素質教育。在素質教育推行過程中,另一個命題又被有些媒體制造出來,素質教育靠制度還是靠教師。諸多非此即彼的討論不僅難以產生結果,而且還將人們的思維引向了死胡同。(2)錯誤歸因。任何時代的教育、任何國家的教育,都不能說十全十美。然而在討論我國素質教育問題時,很多學者都不自覺地將我國教育中的這樣或那樣的問題推給了素質教育的缺失,或者更為明確地將所有教育問題都推給了應試教育或考試制度。這讓人們只能看到教育上一兩個顯性問題,致使討論簡單化。同時,因為將素質教育難以實施與考試制度直接相掛鉤,而目前又沒有能夠產生一個能夠代替考試制度的更好辦法,更增加了教育實踐者的困惑。(3)缺乏科學比較。素質教育的研究雖然數以千計,然能夠有科學指標、科學數據積累的研究卻很少,致使沒有開展多少改革的人和機構冒出了很多新經驗,也使有了很多新經驗的人難以科學地表達出來。更有甚者,一些很少有國內教育經歷的學者可以片面地介紹外國教育與中國教育的差異,以為這些差異都是素質教育發展的方向,而對外國教育中存在的問題只字不談。還有一些國內學者,雖然沒有訪問過幾所外國學校,也沒在外國學校呆過幾天,就大談外國教育是多么美好,而中國教育如此糟糕等。無科學的實驗,無科學的研究,不能不造成素質教育研究結果的貧乏。


  二、背景不清


  在素質教育的很多討論中,很多人都認同當今是一個經濟全球化的時代,所以我們要加強素質教育,培養能夠適應知識經濟時代的現代化人才。要培養這樣的人才,就必須改變傳統的人才培養目標,由此而得出了學會生存、學會認知、學會做人、學會合作等人才目標的演繹。其實,這些提法并沒有多大問題,問題的關鍵是沒有進一步的解釋。


  無論我們討論何種問題,總要有個深度和范圍的界定。探討生存問題,就必須要考慮到生存的標準和生存的環境。同理,其他幾個“學會”,也同樣有程度和范圍的區別。如果對這些問題不清楚,只能說明我們對教育發展和改革的潮流還不夠清楚,至少說明“培養骨髓中都充滿未來意識的人”、“培養能夠活躍在世界舞臺上的人”、“培養能夠適應經濟全球化的人”等觀念還沒有在我們的素質教育討論中占有適當的位置。


  背景不清楚,徒喊幾句口號,不可能將探討引向深入。


  三、心態不平和


  心態不平和的最直接表現就是未建構,就來一大套改革方案或設計。素質教育要求全體教師轉變觀念,要求改革高考制度,要從制度上進行徹底改變,要求轉變人才觀、知識觀、師生觀,等等。似乎不來個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就不是素質教育。改革在有些素質教育的倡導者看來,只有“破”字當頭,才可能有所“立”。所見之處都要改,實際卻誤導了改革的真正視線。改革只求激進,看不到激進改革的成本,這樣會催生人們對改革結果的失望。


  心態不平和的另一個直接表現是,討論者總是將自己擺在教訓人的位置,似乎只有我的素質教育觀正確,而別人對素質教育的任何理解都不值得一談。即便在找不到交鋒對手的時候,似乎也要假設一個作為教訓的對象。


  沒有一致意見,比一種意見要更可貴。(作者系北京師范大學教育管理學院教授、博導,曾在美國匹茲堡大學作高級訪問學者。)


  《中國教育報》2006年1月28日第3版

帅男同志网站chinese,chinese sex中国自拍,chinese农村野外videos,欧洲videos d e sexo,日本高清videos sexotv